夏洛特
翻译/文/画
⚽️Hala Madrid⚽️
ins欧美妆🦄cosplay
🐍EDM DJ SNAKE
 

【猴软/两亿】【赛博朋克/影翼杀手AU】Feel(1)

*文中两亿为GarethBale/CristianoRonaldo 斜线有意义
赛博朋克/影翼杀手AU

——『基准线测试,一种创伤后测试;高斯林在本片的艺术手册里解释道:“基准线是为了测试银翼杀手的工作对他的大脑和心理的影响,因为他们要去猎杀自己的同类,所以他们要不断地接受评估,看看工作有没有给他们造成精神冲击。”』

——————————————
每次夜晚驱车回洛杉矶大城,总是在下雨。
飞行器在低空高速行驶,雨在挡风玻璃上滑落的痕迹是一条条斜线。
俯视脚下的城市:霓虹灯光在城市的街道中传播、流窜,好似荧光色血液在这个城市的血管中流淌;全息影像广告牌“挤满”了原本就不宽敞的商业街。
GarethBale走进总部大门时,空气中总少不了一些刺耳的话语和一种浮动的情绪。他发现自己已经开始渐渐忽略身后响起的那几句“假货”和“垃圾”,往那间熟悉的白色封闭间走去。

【】系统
()翻译
— 回复

他在那张同样白色的椅子上坐下,双眼正对墙上的摄像装置。
【编号W2-089-716,现在开始基准线测试。】

【And blood-black nothingness began to spin】
(血黑色的虚无开始被编织)
—“And blood-black nothingness began to spin.”

【A system of cells interlinked】
(一个网络,细胞之间相连)
—“A system of cells interlinked .”

【within cells interlinked】
(再相连)
—“within cells interlinked”

【within cells interlinked】
(再相连)
—“within cells interlinked”

【within cells interlinked】
(再一次相连)
—“within cells interlinked”

【What's your feeling when you hold your lover's hands, CELL.】
(牵起爱人的手是何种感觉?细胞。)
—“Cell.”

【What's your feeling when you hug your child , CELL.】
(拥抱自己的孩子是何种感觉?细胞。)
—“Cell.”

【编号W2-089-716,你的情绪波动远低于基准线,水平正常。】

——————————————
已经是冬季了,天气应该干燥而冷才对。可今年特别奇怪,洛杉矶淋着雨、被潮湿的气息笼罩,迎来了这个冬天。

Gareth坐在速食店外座上,一手拿着叉子解决自己的晚餐,一手执着报告文件快速浏览。(复制人是为效率和劳动力而被制造出来的,所以其实无论用何种速度阅读,他都能过目不忘,Gareth想。)一个任务又一个任务传达到他这,于是他结束了一个又开始另一个,这已经是他这周的第六次这么晚下班了。
即便下着雨,外座人依旧挺多,Gareth明显吸引了路过店口的人们的注意力——怎么说,潮湿、称得上简陋的街道,显得Gareth身上深灰色的高级材质的风衣外套、踩着的黑色皮鞋与场景格格不入。

往往有很多穿着暴露的男男女女站在这样的街头招揽客人,今天也不例外。
Gareth机械地叉着盒里的橘子往嘴里送,视线不离手中的报告,直到,一只手在他的桌子上敲了敲。听到声音,Gareth望向手的主人,一个拉丁裔的男人——眉毛明显被细致地修过,左耳上有一个铝制的耳钉,棕色的眼中闪着戏谑。他的身后还有两个男伴。

(葡语)“Cris,你难道看不出来这是个假货吗?”他身后其中一个男人拍了拍他的肩。(葡语)“你悠着点,很明显这是一个blade runner(银翼杀手)。”另一个男人留下一句话,两个人离开了店面,只留下那个叫做Cris的人和自己。
“嗨,帅哥?你叫什么名字?” 那个人开口,果然是带着葡语口音的英语。 Gareth青灰色的眼看向他,说:“W2-089-716。”“拜托,那只是编号”,Cris笑了笑,一只手搭在Gareth松开了叉子的手上,“我想知道名字。” “你就没听到你朋友们的话吗?”Gareth挪开了Cris的手,将阅读器的投影关闭,屏幕面倒扣在桌上。

这个时候,Gareth风衣内侧口袋的全息投影联络请求的提示声响了起来。

“噢,我明白了,你不喜欢真人。”Cris端起桌上Gareth喝过的饮料杯,喝了一口杯里的液体掩饰他玩味的笑。

全文链接
 
 
 
评论(7)
 
 
热度(17)
 
上一篇
下一篇
© CharlotteYAN|Powered by LOFTER